无惧中共的末日疯狂,更堅定地为自由而戰

中國民運在海外長期被中共滲透,我們失去一些非常堅定地為中国人的民主自由而戰的優秀的民運領袖,例如張健、彭明、吳宏達等人,同時,也有像王炳章博士一样被潜伏的中共特務出賣,至今仍身陷中共黑监狱的杰出的民运领袖。

   潜伏在中國民运队伍中的中共特务和爪牙們無時不刻地在搜集我們家庭及個人,組織方面的信息,並在我們中間造謠污衊,挑撥離間,不斷地抹黑和攻擊真正的民運領袖和我們的組織。这些特务线人带着反共的面具,他们对中共其实是小骂大帮忙,他们最擅长颠倒黑白、无中生有,把矛頭指向站在中國民主運動最前列的堅決反對中共獨裁暴政的中國民主人權聯盟和美國民主中國陣線的主要領導人白節敏和金秀紅等人。中共目的就是通過污衊造謠,人身攻擊,實現他們詆毀和分裂中國民主人權聯盟,進一步達到打擊和瓦解我們的隊伍,削弱我們的戰鬥力與影响的目的。面对中共的无耻造谣中伤,我们无惧无畏,中共的末日疯狂反而更加坚定了我们推翻中共独裁暴政的决心,中共的阴谋诡计绝不会得逞!

     当前,全世界已经越来越清楚地看到中共獨裁统治集團向世界進行 的疯 狂滲透,他们無惡不作,威脅利誘,企图控制我們的話語權,在美國竟然公然挑釁美國憲法保护的自由發言權,烧毁 “中共病毒“雕塑 !他们 的罪恶行径必定大白天下。尽管中共机关算尽,但天理昭彰,中共獨裁統治集团越来越失去国际信任,他们的丑恶嘴脸越来越暴露于世人。随着中共国内的经济形势不断恶化,中国人民的愤怒已经犹如火山爆發前的岩漿地火,中共統治集团末日已经来临。所以,中共更加害怕海外民运組織與國內維權相結合,害怕各个组织联合行动相互协作,形成更强有力的反共力量,让中共如前苏联一样顷刻之间土崩瓦解灰飞湮灭!因此,中共加大了对海外民运中最坚定反共領導階層的收买和打压。 从近幾年发生的事件来看,中共已经從抹黑造謠,惡毒攻擊到了疯狂的威脅,甚至殺人放火無惡不作。他们对沖在反共最前線的中国民主人权联盟的组织活動進行抵制,分化瓦解,搞孤立打击, 搞分裂; 同時,對一些主要领导人进行了大量的抹黑和造谣,企图利用李进进事件造谣诽谤,栽赃陷害。但是,我们相信,美国国家安全部门早已经严阵以待,布下天罗地网。真相一定会大白天下。 乌云终究无法遮挡阳光,光明终将战胜黑暗!

我们堅信美国是当今世界自由民主的灯塔,中共所谓的”解放全人類”,其实不过是妄想稱霸世界。他们一面對內鎮壓,一面對外欺騙滲透,但他們的阴谋是永远不會得逞的! 最近,美國國家安全局和有關方面公布的逮捕五名中共特務並繼續追蹤逮捕其他在逃犯的文件顯示,美國對中共特工的在美行動計畫與通訊了如指掌。中共在美国顛倒黑白,恐嚇和嫁禍於人的罪惡目的也将是完全徒劳的!

我們在此奉勸那些反人類,與人民為敵的像魔鬼阴沟老鼠一般地企圖破壞美國國家安全的人,你们破壞威胁為了 中國人民的自由人權而戰鬥在海外最前線的組織和个人形象的罪惡行徑必将被揭穿,你們被繩之以法的日子不會太遠,你們一定會得到嚴厲懲罰!

   推翻中共暴政,建立自由宪政新中国是一个正义而光荣的事业,我们坚信会有更多的人看清中共獨裁统治者的嘴脸,会有许多人坚定地和我们站在一起,会有更多的人幡然悔悟,加入我们的队伍。我们真诚欢迎真正的反共灭共的自由人权斗士们加入我们的队伍。欢迎在任何时候和联系我们。

中國民主人權聯盟聯

民主中国阵线美国分部

(425) 535-8869 (美西)

(626) 684-6099 (美东)

ChinaHumanRightsAllince@gmail.com

PO Box 28067 Seattle, WA 98118 

   我们也希望那些善良的人们懂得:当你的自由言論的權利,人身安全或生命受到威脅,当你看到或得知美國國家安全被破壞的時候,請盡快向你所在地的美國國家安全局報告:

FBI网站:TIPS.FBI.GOV

FBI 紐約 (NY):

(212) 384-1000

地址:

26 Federal Plaza, Fl 23 (樓)

New York, NY 10278 USA

FBI 華盛頓DC

(202) 324 – 3000

1800 – call FBI

1800 -225 – 5324

總部地址:

935 Pennsylvania Ave NW

Washington, DC 20535-0001

加州 FBI:

(415) 553 – 7400

管轄區:

Marin, Napa, San Francisco, San Mateo. 本部辦公室在舊金山。

地址:

450 Golden Gate Ave Fl 13,

San Francisco, CA 94102, USA

FBI 洛杉磯 (LA):

(310) 477 – 6565

FBI 舊金山分局 (San Francisco)

(415) 553 – 7400

地址:

800 Mission St. San Francisco,  CA 94103, USA

FBI 西雅圖:

(206) 622 – 0460

地址:

1110 3rd Ave

Seattle, WA 98101

中共獨裁政權必將倒台!

自由民主必勝!

中国民主人权联盟   

民主中国阵线美国分部

2 thoughts on “无惧中共的末日疯狂,更堅定地为自由而戰

  1. 1989年我参加64学生运动,来到武钢工作,刚开始与所学专业还算相符,没
    多久就强制调离工作岗位,我不服却没有办法,老百姓总受压迫,我认真工作,贪官污吏不赞同,让我下岗,在工会干部的干预下,我又有了工作当消防员。中国不象都是坏蛋,总有好的。我开始研究
    法律。武钢搞工作相同报酬不同也就是同工不同酬,我向上级控告被克扣三年工资,把武汉市劳动、司法局、市政府等告上法庭。
    我跟武钢打了十几场官司,从03年达到06年,法院说如果调解结案,从关心职工和人道主义援助角度,我可以领到全额工资还有一部分补偿,但我坚持要一个对错的输赢结果。因为此事,武钢把我打伤,我要求报工伤,劳动局不同意,我申请武汉市政府行政复议,武汉市政府维持,我就又告了武汉市政府,当中,我跟武钢合同到期,武钢让我自己写不愿续签与武钢集团的劳动合同,但被我拒绝。06年11月、12月,武钢保卫科科长在保卫科长办公室用警棍打我胳膊、头等部位,保卫科科长的父亲就是武汉市钢城分局政委,我报案,不给我立案,我一直在家里养病。

    此时到了2006年12月,因和武钢打官司,我和武钢劳动合同到期,武钢不愿续签合同。逼着我承认不愿续签劳动合同。我拒绝,就把我关在办公室用警棍把我打得浑身是伤,拘禁10多小时;我找武钢总经理反映,在总经理办
     公室门口又被打,毁掉病例,打110报警多次无人理;武钢还曾拘禁我3天,我绝食抗议才放回;还有一次被打,送进医院,抢救15天,公安机关无人管。我在武钢工作兢兢业业。带病工作,经常参加志愿者献血等活动,武钢不搞评选先进,所以我没当过先进,多次在武钢被殴打,我只有休病假,办好手续,从不旷工,武钢干部绑架我
    抢走我的钥匙到我家抄家偷盗,抢走我的火车票,我自卫咬伤一人,用刀砍破轿车玻璃,武钢却让我自费看病治疗
    2006年12月4是全国的法制宣传日。宣传日刚过,我就来到北京,但到北京各部门反映无结果。我在北京大学法律援助中心,给武汉的朋友联系我告武汉市政府的案子,问结果是输还是赢,朋友说输了,并告诉我武汉警察和武钢的人在找我解决问题。我研究法律岂不知其中的奥妙,我让朋友不要理他们,朋友一个劲地和我联系,告诉我他不会害我,他在帮我,我感到朋友的危险,就告诉了我的位置。结果刚出北大校门,就被一帮人扑倒在地,铐回宾馆,手都要断了,铐回武汉公安局钢城分局坐铁板凳式的老虎凳,殴打几天不让睡觉,逼问什么炸药之事,我没搞爆炸,到哪里搞炸药,我包包里有了不少东西,他们需要什么就可以搞什么,但他们也没有证据,就让我抄一份声明,我把不属实的东西删除,警察很不高兴,马上送我去武汉青山看守所,晚饭都不让吃,饿了一晚上,在看守所关了十六天。
    2006年12月31日武汉公安局钢城分局警察采用欺骗手段将我送到武钢第二医院精神科关押。当时,一帮警察拿张纸让我签,我说看看再签,警察说签完再看,我说不看不签,警察无奈让我看。纸上写道我有精神病,我拒签,警察说签完就回家,我说我没精神病,我要回家,警察把我绑架到车上铐起来送到武钢二医院精神科,亲朋好友不能看我。后来我偷偷联系到朋友,与他讲了情况。后来过完春节在警察监视下,父母来看我,我告诉他们我没有精神病,要求做精神病鉴定,但他们受了欺骗,他们欺骗我父母说我去炸天安门,他们害怕,就不给我做,他们还告诉我父母说关我几个月我就可以回家了。弟弟来看我,进不了门,我隔着栏杆对他说要做鉴定,他说胳膊拧不过大腿。
    精神病院关了个武钢技术员,他告一次状,就关一次,这次是第8次,他说用锯条锯锁可逃走,无意间我找到锯条偷偷锯几天,快锯完时技术员放回家了,我独自逃走,那是2007年3月底。我逃出来,逃到北京,靠睡桥洞、捡瓶子卖维持生活。07年国际劳动节5月1日,我在天安门白天点蜡烛,因为我认为湖北政府太黑暗要光明,又被北京警察抓住交给武汉的警察,武汉警察又将我用两幅手铐拷回武汉,直接送到武钢第二医院精神科,对我进行电击,要求我交代我如何逃出去的。
    然后一直就将我关在那里,开始也禁止父母来看我,父母知道警察

      不肯放我回家,请了武汉的律师到法院去告,法院不给立案;也请了北京方面的精神病专家来给我做精神病鉴定,但医院不让进去。这样,一直到2011年4月19日,我一直被关在精神病院,被强行吃药,如果不吃药就用电击,或吊起来殴打。5年中我被吊起来殴打多次,有时候长有时候短,要看医院的心情。伙食比医院的民工都差,还不如看守所的伙食。
    2011年4月19日我弄开窗户又一次逃跑,逃到广州精神病院做鉴定,鉴定认为我有忧郁情绪,但并不构成精神病。4月26日、27日当时我在南方电视台做节目,控告武汉当局迫害人权,武汉的警察和武钢工作人员十几个人闯到电视台,当时镜头都录下来了。之后,我准备去另外一家媒体接受采访,但被他们强行带到广州一个宾馆。我知道贪官不会放过我,备有刀片玻璃,为抗议,我就吞了刀片玻璃,但还是被连夜押回武汉,又用手铐送到武钢第二医院精神科。因为我吞了刀片玻璃,他们把我强行麻醉后将刀片玻璃取出。2011年5月12日我父母再一次被人欺骗,说政府是为我好,我要是做了鉴定就可以回家,父母就同意了。我说做鉴定跟政府没有关系。我说要在湖北省以外的地方做鉴定,父母也同意了。但5月14日有一帮人带着仪器要给我做鉴定,因不是在湖北省以外做鉴定,我拒绝,我父母也反对,就没有做鉴定。但他们出了一个假鉴定,说我有精神病。我还是被关在精神科。5月16日武汉解放62周年我绝食抗议要回家,但没有用的。南方电视台公布了武汉警方的行为后,媒体都到武汉采访我,警方派警察守住,武汉当局对收买不了的记者进行殴打,后来武汉当局迫于压力于6月10日零晨1:00时,把我押回家进行监控。派一帮人24小时监控,不让我出门,还在我家门口阻挡亲戚朋友来看我。
    20011年8月份我试着从家里跑出来,又被监控人员绑架我回家。后来监视松懈后,我于12月29日坐汽车逃到北京,生活比较困难,得到社会各界帮助度过难关。我就是要求给我一个说法,
    2012年2月10我在北京朋友家被一帮不明身份人员绑回武汉家里,外衣鞋子也不让我穿,手肿得像馒头,好多天都没好,手机包包被抢走,14摄像头一帮人24小时监控,不准台属我出门,不准朋友进门看我,来了就会被抢走手机身份证等物品至今还在非法限制台湾家属的我的人身自由。
       http://t.cn/hgo1pV

            武汉青山政法委说只要不告状就不监控我了。我要说法没有,大陆媒体不敢报道我的事了,2017年10月29日我想到外面吃饭被共产党派的人绑架回来,衣服都扯破了,打电话报警,警察不管,最近吃饭不行了,经常吐出来,可能死在共产党的迫害中了
    2019年3月20日,常伯阳律师代理我的案子,突破监控人员阻拦,到公安机关办理身份证,被共产党威胁,4月12号我出去凭指纹领身份证不行,被共产党绑架回家,常伯阳律师被武汉政法委找到河南司法厅威胁,常伯阳律师不愿意代理我的案子,多次要求我找别的律师代理。
    2020年我父亲感染了武汉肺炎病危,监控人员阻拦我出门,我不顾一切阻拦,送父亲去医院,父亲才能得到抢救活着了。

    徐武

Comments are closed.